【葉靈鳳書齋】《十日談》、《七日談》和《五日談》有什麼分別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7

  葉靈鳳(1905-1975),原名葉蘊璞,著名作家、畫家、藏書家,活躍於香港文壇數十年。葉靈鳳酷愛讀書、藏書,古今中外均有涉獵。由三聯書店出版的《讀書隨筆》(一套三集),便收錄了他數百篇的讀書筆記,讓讀者全面認識葉氏的藏書嗜好,豐富的學識修養和藝術品味。

  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《十日談》、《七日談》和《五日談》

  葉靈鳳

  卜迦丘的《十日談》

  在意大利文學史上,卜迦丘的《十日談》曾與但丁的《神曲》並稱。但丁的長詩題名是《神曲》,《十日談》則被稱為「人曲」。一個是詩,一個是散文,一個描寫未來的幻想生活,一個描寫眼前的現實生活。兩部作品的風格和目的雖然不同,但在文藝上的成就卻是一樣,都是十四世紀所產生的一時無兩的傑作。

  其實,卜迦丘所描寫的和但丁所描寫的都是同一個世界,不過但丁着重這一個世界的生活和另一個想像中的未來世界的關係,卜迦丘則拋開了人和「神」的未來關係,全部着重眼前這個世界的一切活動。在他的書中,世界就是世界,人就是人,不管他或她的職業和地位如何,他們都受着人性的支配。這就是這部作品被稱為「人曲」的原因。

  正因為卜迦丘在他的《十日談》中將這個世界描寫得太真實了,太沒有顧忌了,遂使這本該是歡樂的泉源的好書(作者自己曾表示寫這本書的用意是這樣),卻招惹了許多愚昧的紛擾和偏狹的嫉憤。從它初出版以來,這本書就被梵諦岡列入他們的《禁書索引》中,經過了五六個世紀,至今仍未解禁。同時,在這期間,偽善者對於這本書所表示的誤解和愚昧,並不曾因了人類文化的進展而有所醒悟。

  

  1492年威尼斯《十日談》版本的插畫 圖:維基百科

  喬奧伐里.卜迦丘,這位《十日談》的作者,父親是意大利人,母親是法國人。他是在巴黎出世的,出生年代和日期沒有準確的記載,這是因為他父親是在巴黎作客期間結識這個法國婦人的,年代大約是一三一三年左右。他父親後來似乎並未與這個法國婦人正式結婚,因此有人說卜迦丘像達文西一樣,也是一個私生子,甚至有人說他根本不是這個法國婦人生的。但無論如何,他含有法蘭西的血統卻是一件沒有人否認的事實。也許就是這一點淵源,使得他的《十日談》充滿了法國中世紀文學特有的機智諷嘲和詼諧趣味。

  卜迦丘的父親是商人,他跟隨父親回到佛羅倫斯以後,父親有意要使他成為商人,後來又想他學習法律,但這一切安排都不能阻止卜迦丘對於文學詩歌的愛好。他成為但丁的崇拜者,曾寫過一本《但丁傳》,這書至今仍是研究但丁生活的最可靠的資料。像但丁的伯特麗斯一樣,他也有一位愛人,這是一個有夫之婦,卜迦丘將她理想化了,取名為費亞米妲,用來媲美但丁的伯特麗斯,後來並用這美麗的名字寫了一部小說。

  《十日談》作於一三四八年至一三五三年之間。當時歐洲人還沒有發明印刷,這書只是借了抄本來流傳,直到一四七一年才有第一次印本出版,因此這書也是歐洲最早的印本書之一。

  《十日談》(Decameron)的巧妙的結構和它得名的由來,是這樣的:

  一三四八年左右,佛羅倫斯發生了一場流行的大瘟疫,死亡枕藉,人煙空寂,倖存的都紛紛逃往他處避疫。這其中有七位大家閨秀和三個富家青年,也都是從佛羅倫斯逃避出來的,偶然大家不約而同的在一座山頂上的別墅中見了面。因為是萍水相逢,大家無事可做,便互相講故事消磨客中無聊的歲月。當時大家約定每天推一人輪流作主人,每人每天要講一個故事。這樣一共講了十天,總共講了一百個故事。恰好疫氛已過,大家便互相告別各奔前程去了。因為這些故事都是在十天內講出來的,因此這書就名為《十日談》。

  

  桑德羅·波提切利:《十日談(Decameron)》,繪於1487年 圖:維基百科

  卜迦丘實在是古今第一流的講故事能手。在《十日談》裡,他的態度冷靜莊重,不作無謂的指摘和嘲弄,也不拋售廉價的同情。他不故作矜持,也不迴避猥褻,但是從不誨淫。那一百個故事,可說包括了人生的各方面,有的詼諧風趣,有的嚴肅淒涼,但他卻從不說教,也不謾罵。

  他將貴族與平民,閨秀與娼婦,聰明人與蠢漢,勇士與懦夫,聖者與凡夫,都看成一律,看成都是一個「人」。而且在人生舞台上,有時娼婦反比閨秀更為賢淑,蠢漢更比聰明人佔便宜,而道貌岸然的聖者卻時常會在凡夫俗子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,引起一般聽眾的喝彩,同時卻激起了偽善者和衛道之士的老羞成怒。正因為這樣,這《十日談》雖然時時受到指摘和誣衊,但仍為千萬讀者所愛好,使他們從其中享受到了書本上的最大的娛樂。

  《十日談》裡的故事,多數並非卜迦丘的創作,而是根據當時流傳的各種故事加以改編的。因為說故事和聽故事正是中世紀最流行的一種風尚。這些故事大都來自中東和印度,有的出自希臘羅馬古籍,有的更是歐洲各國流傳已久的民間故事。經過了卜迦丘巧妙的穿插和編排,便成了一部古今無兩的富有人情味的故事寶庫。

  拉瓦皇后的《七日談》

  拉瓦皇后瑪格麗的《七日談》(Heptameron),顯然是直接受了卜迦丘的《十日談》影響的作品,但也只是在書名和結構方面而已。並且瑪格麗最初僅是將她的故事集命名為《幸運情人的歷史》(Les Histoice Des Amants Fortunes),《七日談》的題名還是後人給她加上去的,因了這名字很恰當動人,於是原來的書名反而被人遺忘了。

  《七日談》雖然是直接受了《十日談》影響的作品,但決不是像《紅樓續夢》、《紅樓圓夢》那樣,是狗尾續貂的東西。《七日談》的故事都是作者根據自己的見聞來撰述的,有些更是當時時人的逸事,作者只是將人名和地點略加以更換而已。像《十日談》一樣,這些故事都充滿了諧謔和風趣,更不缺少猥褻,但卻敘述得那麼文雅悠閒,真不愧是出自一位皇后的手筆。

  拉瓦皇后瑪格麗(Margaret, Queen of Navarre),生於一四九二年,是法蘭西斯一世的姊姊,一五〇九年嫁給亞倫恭公爵,後來公爵死了,她又改適當時法國的鄰邦拉瓦王亨利,因此被稱為「拉瓦皇后」。她自己愛好文學,並且執筆寫作,當時法國著名作家如拉伯雷等人都是她宮廷中的座上客,因此她的作品也就那麼充滿哲理和機智的嘲弄,有時對於僧侶的偽善生活也有一點輕微的譏諷。她寫過好幾種喜劇和長詩。但使她的名字得以不朽的卻是這部繼續寫出來的故事集。

  

  拉瓦皇后瑪格麗像,版畫,Hinchliff作,出自1864年版《七日談》 圖:維基百科

  這部《七日談》,開始於一五四四年,她原來的計劃本是像《十日談》一樣,使十個人每天講一個故事,講滿十天再分手,這樣便恰好寫滿一百個故事的,但是為了別的事情時時擱置,這樣,直到一五四九年,她剛寫到第八天第二個故事時,便不幸逝世了。因此《七日談》裡僅有七十二個故事,而且也沒有結局,誰也不知道那十個人後來是怎樣分手的。因了這些故事是在七日的時間內由書中人講述出來的,後來一個聰明的編者便給她題上《七日談》這個名字。

  《七日談》的原名是《幸運情人的歷史》,因為大部分的故事,都是有關不忠的妻子和不忠的丈夫的。有的是丈夫用巧計瞞過了妻子去會情婦,有的是妻子欺騙丈夫去會情郎,當然佔便宜的多數是情人。除此之外,更有一部分是諷刺僧侶生活的。此外便是經過隱名改姓的時人趣事和當時所流傳的真實發生的奇聞。

  《七日談》的第一次印本是一五五八年在巴黎出版的,在這以前僅是借了抄本流傳。目前巴黎國家圖書館還藏有十二種不同的抄本,多數是殘缺不齊的。就是第一次的印本也僅有六十七個故事,而且次序顛倒,不分日期。現在流行的最好的《七日談》版本,是一八五三年巴黎出版的林賽氏的編注本。他根據各種不同的古抄本,努力恢復了拉瓦皇后原來所計劃的面目,並且增加了許多有趣的注解和考證。一九二二年倫敦拉瓦出版社曾根據林賽的版本譯成英文,附加了七十三幅鋼版插圖和一百五十幅小飾畫,又增加了若干注釋,再請喬治.桑茲伯利寫了一篇詳盡的介紹文,印成五巨冊的限定本出版,可說是最完美的《七日談》英譯本。

  巴西耳的《五日談》

  意大利拿坡里十六世紀作家,吉姆巴地斯達.巴西耳(Giambattista Basile, 1575-1632),也許很少人會知道他的名字或提起他,若不是因為他是《五日談》(Pentameron)的作者。

  這部故事集,它的原名本是《故事的故事》,正像拉瓦皇后的《幸運情人的歷史》被改題作《七日談》一般,原書出版後不久,也由於它的體裁和《十日談》相近,被人改題作《五日談》,並且使得原來的書名反而棄置不用了。

  《五日談》和卜迦丘《十日談》相同的地方實在很少。雖然書中的人物也是每天講一個故事,五天的時間一共講了五十個故事,但是那些講故事的人物,卻沒有一個是紳士淑女,全是年老的醜婦,跛腳的、駝背的,缺牙齒的、鷹鈎鼻子的,全是嘵舌罵街的能手,因此也都全是第一流的故事講述者。

  並且所講的故事也與《十日談》和《七日談》微有不同,它們多數是民間流傳的故事,恢奇、古怪、想入非非,有些還帶着濃厚的童話色彩。因此這部故事集成了後來歐洲所流傳的許多的童話的泉源。著名的德國格林兄弟所採集的民間故事,有許多便源出於巴西耳的《五日談》。

  巴西耳一生以採集民間故事為自己唯一的嗜好,他漫遊各地,直接用巷里的口語記載他所聽到的故事,因此他可說是歐洲第一個民間故事的記錄者。

  巴西耳的《五日談》是用拿坡里的方言寫的,能讀這種文字的人不多,一八九三年理查褒頓爵士的英譯本出版後,這才擴大了它的讀者範圍。這時褒頓剛完成了他的偉大的《天方夜譚》的翻譯工作,以餘力來譯述這部十六世紀的民間故事集,實在駕輕就熟,遊刃有餘。他的譯文最初是以一千五百部的限定版形式出現的,後來才印行了廉價的普及版。

  除了褒頓的譯文以外,意大利的著名美學家格羅采也曾將巴西耳的原文譯成了意大利文,目前另有一種英譯本就是依據格羅采的譯文重譯的。

  英國十八世紀以寫想像人物對話著名的散文家蘭多爾,也曾同樣以《五日談》的題名寫過一本對話集,想像《十日談》的作者卜迦丘和他的朋友詩人伯特拉克談話,談話的中心是討論但丁的《神曲》,但有時也提及卜迦丘的作品和旁的問題,談話一共繼續了五日,所以書名也稱為《五日談》。

  __________

  上文節選自《讀書隨筆》

  

  《讀書隨筆》(共三集)

  作者:葉靈鳳

  出版社:三聯書店

  出版時間:2019年5月

  (點擊書封,了解詳情)

  

  或點擊連結下載

  Play Store: https://bit.ly/2QwvEoK

  iOS: https://apple.co/2I8JkT9

  責編:羅茜

猜你喜欢